????枯寂未停,势如秋风扫落叶,断荆斩麻,奔袭蛇男。

????蛇男察觉到了那枯寂之意的恐怖。

????内传哀鸣、压抑……令人感到彷徨枯寥的意志,让人本能的心生胆惧。

????蛇男狂笑的神色变了,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着。

????他转身想要逃跑,远离这漫无边际,令人绝望的圆界。

????但是那枯寂意志中,仿佛延伸出数条无形的手臂,如死神的囚链,死死地拴住了他的身子,让其难以遁逃。

????“不!放开……我……”

????蛇男凄吼着,被枯寂所吞没……

????幽眸中的光亮,终究是熄灭了……

????望其身,蛇鳞瘪裂,壮硕的身躯如同被异力抽干,皮肤枯黄干腊。

????眼窝深陷,下颚突出,像极了一具人皮骷髅……

????黯淡无光的眼珠,似乎遗留着一丝懊悔。

????风雪拂过,一身飞灰,融化在了这片天地之间。

????洪浪断停,地动山摇的震劲,逐渐趋缓。

????风雪停了,吼声寂了。笼罩在重霄与蛇男激战区域的那片雪飘雾霭,开始渐渐消散了……

????原本落荒而逃的众人,疑惑的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望向此处。

????“奇怪,本该毁天灭地的爆炸,为何没有动静了?”有人不解的问道。

????卓傅一双幽深的老眸,想要穿过迷雾,看清本象。

????“人呢?”

????卓傅惊咦。

????而尽朝宫的领队,与无尽监狱的陆烈,也与卓傅同样,内心感到不解……

????战斗已经结束,总该有个胜负,但两人都消失不见,这算什么?

????难道真的是同归于尽了?

????“不对……是那臭小子逃了!”

????迷雾散去一些,陆烈更加清晰的看到了里面的事物。

????巨大的凶蛇已经湮没成了一堆尘土,这足以说明,败者乃是蛇男无疑。

????而就在不远处,还有一个雪坑,那面具人,定是从那雪坑中遁逃走的。

????“该死,竟然让他给跑了!”陆烈气急败坏。

????他与重霄之间的仇,不共戴天!

????“跑了?”

????此时的风雪迷雾,已经彻底消散了。看到内部的环境之后,人群不由传来倒抽冷气声。

????很明显,蛇男的自爆,并非他自己停止。而是被面具人动用能力,强行停止的。

????自爆这种行为,弱者还好。达到了蛇男这种境界级别的,便是神通境的大能,也无法强行阻止。

????而面具人……却做到了。

????且不容蛇男违抗!

????这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实力啊?

????面具人曾说,定会超越尽子言。当初,他们一笑了之。

????如今看来,倒是他们孤陋寡闻了。

????从前,年轻一代,尽子言是公认的第一。现在这面具人异军突起,横空出世……

????未来黄之层第一的争夺,将会变得更加有兴趣了。

????卓傅一干人等,并没有旁人那么兴奋。

????他们四处搜寻着面具人的位置。

????面具人太过妖孽了!

????这种存在,既然不能为己所用,就绝对不能让他存在于世上。

????否则,让他成长起来,后患无穷。

????“嘭!”

????蓦然间,一声巨响自万年雪山的顶峰处传来。

????随后,久寂的万年雪山,犹如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雄狮一般,剧烈震动,唳鸣、吼叫声,源源不断。

????膈膜内的众人,脸色一紧。望苍穹,冰鹏展翅,环宇翱翔。

????百兽奔腾,吼啸连天。覆盖在山体上的冰雪,被震荡弹落。

????雪沫在空中翻涌,将整片天空中,都笼罩在了一层朦胧白雾之中。

????“这股异动……唯有重宗埋藏的重宝出现了,方才可能发生!”

????卓傅思语,衡量之下,放弃了追杀面具人的打算。

????重宗埋藏的重宝,才是最为重要的!

????卓傅厉喝一声,带着手下众人,赶回了雪山之巅。

????尽朝宫与无尽监狱,也陆续放弃。

????争夺重宝,才是头等大事。

????人群,如蝗虫过境,纷纷朝顶峰涌去。

????……

????万年雪山,山腰一处隐秘的山洞内。

????重霄将一口青鼎架在火堆上,鼎内放满了各类药草,注上清水逐渐煮沸。

????另一侧,重霄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正在给已经死去的蛇男放血。

????这家伙虽然十恶不赦,但是他体内万蛇所供养的精血,却十分珍贵。

????将他的精血倒入青鼎中,与申裕事先准备好的药草相融合,药效作用会极大地提升。

????重霄用来浸泡,修为有很大几率,能够从通明境八重后期,提升到巅峰境界。

????重霄的修为才至八重后期,不过一星期的时间,就算加上夜珠的三倍时间流速,也不过二十几天。

????现在,他只需要浸泡万蛇的精血,修为便能再提升到八重巅峰。

????这事若是传出去,能惊死一片人。

????不过,重霄浸泡这万蛇精血,也并非却全冲提升修为而去。

????俗话说,龙蛇是一家。

????重霄或许能够从这万蛇的精血中,领悟一些东西,对全面施展怒龙之角,有很大的帮助。

????“你果然在这里。”

????洞口处,突然传来一声莺婉的声音。

????重霄惊起,手中匕首紧握,警惕的看向洞口。

????飘零的风雪中,只见裹着雪裘的花黎,站在那里。

????腮若桃瓣,朱唇丁妙。柳段婀娜,酥#胸饱满。明亮的清眸,闪烁翕动,宛如冬日中的冰清雪莲。

????“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

????花黎的声音,悦耳动听。

????重霄冷漠,手中竖立的匕首,已经换成了绝尘死气枪。

????他对花黎的警惕,并没有因为一句话,而有丝毫松懈。

????花黎莞尔一笑,道:“重霄,你若是知道鞠姨曾是茉莉殇一员的话,应该就会明白,我是站在你一边的人。”

????重霄一愣,皱眉道:“你……认识我娘?”

????花黎秋眸翕动,背过身,褪下衣衫,露出凝脂纤白的玉背,上面刺有一朵明艳的茉莉花。

????重霄怔住,他记得。

????儿时曾看过鞠淑兰的后背,也有一朵一模一样的茉莉花。

????“难道娘也曾是茉莉殇的人?”重霄心中疑惑。

????“梅兰竹菊……这是茉莉殇上一代名动黄之层的四大娇艳。”

????“而鞠姨,位列菊席。而青花郡的郡主,兰亭絮兰姨,也是其一。现在,明白了吗?”花黎说道。

????重霄了然,难怪青花郡多次出手搭救他,原来是有娘这一层关系在其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