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婉儿知道下午有廖文斌的课,便跟着叶晨光来蹭课。

????班上的男生看到叶晨光又领了一个妹纸来蹭课,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李俊杰凑到路阳身边,冲坐在第一排的叶晨光跟杜婉儿努努嘴。

????“怎么又勾搭上一个,难道又想重蹈覆辙?”

????在李俊杰的认知里,洛可可就是被施嫣然打败了才回去的。

????路阳撇撇嘴:“想多了,她可不是为叶晨光来的。”

????“那她是为谁来的?”

????路阳见廖文斌走进来,往门口使了个眼色。

????李俊杰喃喃说道:“厉害,这都追到学校来了。”

????廖文斌走黑眼圈比昨天见到他的时候更重了,估计昨晚又没怎么睡好。

????他看到坐在第一排中间的杜婉儿,有种心肌梗塞的感觉。

????算了,就当她不存在。

????杜婉儿在第一排坐得笔直,目光始终停留在他身上,他只要往讲台下面看过去,必然看到她。

????廖文斌上课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是一条微信信息,沫发过来。

????“晚上七点下飞机,来接我。”信息后面还带着三颗爱心。

????他只是扫了一眼信息,没有回复,但他看到信息时,嘴角不自觉地露出浅浅的笑意。

????班上很多听讲的学生都察觉到了廖文斌的异样,更别说一直盯着他目不转睛的杜婉儿。

????杜婉儿也看到了廖文斌手机上的信息,心情立马晴转多云,绷着一张脸,杀气萦绕在身边。

????她的手指不停地戳课桌,戳一下就是一个洞,仿佛戳的不是课桌,而是给廖文斌发信息的那个女人。

????叶晨光眼角的余光瞥到杜婉儿的动作,很自觉地移开两个位置。

????听到铃声响起,廖文斌如蒙大赦,快速收拾东西离开教室,逃得比学生还积极。

????“晨光,晚上去哪吃饭,路少请客。”李俊杰把教科书放在课桌上,笑着说道,“正好这几天缺粮,路少的慷慨解囊太及时了。”

????叶晨光说道:“我都随意。”

????反正路阳请客,一般都是餐厅、大饭店之类的,味道没得说。

????“吃什么饭,跟我走。”

????杜婉儿拽着叶晨光就出去了,路阳连课本都没来得及带走。

????叶晨光见杜婉儿拉着他跟踪廖文斌,就不明白了,这又是唱得哪一出啊?

????“不是,你跟踪廖老师,拉上我做什么?”

????杜婉儿松开了叶晨光:“你不是老头派来监督我的吗,你就不怕我失手杀掉阿文的现任。”

????“廖老师的现任?”

????叶晨光想起廖文斌上课时看手机信息的事。

????杜婉儿撇撇嘴:“他现在就是去机场接人。”

????……

????廖文斌在七点之前赶到机场,正好遇到薛沫出来。

????一群端庄靓丽的空姐提着行李箱出来,有说有笑。

????其中一个空姐停下脚步,对廖文斌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过来帮忙提行李箱。

????“等我很久了?”

????薛沫挽着廖文斌,声音温柔。

????“没有,我上下午七八节课,刚到。”

????“肚子好饿,吃饭去,学校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吗?”

????“寿司,盖码饭,蒸菜……”

????杜婉儿看着那对男女离开,心情很郁闷。

????廖文斌的这个现任,比之前被她逼走的那几个,还要漂亮。

????此时的叶晨光也很郁闷,李俊杰和路阳不停地给叶晨光发美食照片。

????麻辣小龙虾,红烧鸡翅,糖醋排骨……

????你妹,全是我喜欢吃的。

????你们是故意来刺激我的吧?

????表面兄弟!

????廖文斌选择学校附近一家蒸菜馆,叶晨光很想去找路阳跟李俊杰,但被杜婉儿卡在这里,走不掉。

????杜婉儿见廖文斌薛沫聊飞机上的趣事,那两人有说有笑,她很是眼红。

????“叶晨光,你说,我哪里比不过那个女人。”

????叶晨光盯着薛沫看了几秒,试探性地问道:“真的要我说?”

????“说!”

????“对A,要不起。”

????杜婉儿拿着筷子就对着叶晨光眼睛插过去,被叶晨光躲开了。

????她比划了下自己的胸部,确实没法跟那个女人比。

????“胸大有什么好的,你们男的就是庸俗。”

????虽然事实如此,但她必须不能承认啊。

????“还有吗?”

????“她比你温柔。”

????“矫情!”

????“很有淑女气质,结婚之后十有八九是贤妻良母。”

????“做作!”

????叶晨光叹息一声:“做人得谦虚,要看到自己的不足,才能有所进步……”

????“她有颜值有身材,还是空姐,飞机上肯定有很多人追她,你说她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会看上阿文?”

????得了,感情自己刚才跟她说了这么多,都白说了。

????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听劝。

????“你条件也很好,超级大小姐,不一样看上他了,就算分手了还……”

????杜婉儿眼中射出寒光,让叶晨光把后面的话咽下去了。

????“那个女人接近阿文肯定是有目的的,肯定是见阿文傻,想找他当接盘的。”

????杜婉儿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那个女人肯定是在飞机上认识了有妇之夫,对方跟她只是逢场作戏,玩了之后便各奔东西。

????那个女人珠胎暗结,现在需要给孩子找一个便宜父亲,所以就找到了阿文。

????叶晨光见到杜婉儿脸上的邪恶笑容,知道她肯定是想歪了。

????……

????薛沫吃得不多,很快便吃完了,发了一条信息后,便看着廖文斌吃饭。

????他安静吃饭的样子,很有气质。

????“我跟我妈发了信息,说明天回去。”薛沫顿了顿,“晚上我睡你宿舍,怎么样?”

????“啊?”

????昨晚杜婉儿把他宿舍里的总闸毁掉了,还没来得及修,宿舍现在没电。

????“不方便?”

????薛沫打趣说道:“你在宿舍里藏了女人?”

????“没有。”

????廖文斌赶紧解释:“宿舍里的开关坏了还没修,没有电。还有,宿舍今晚可能会爆水管。”

????薛沫婉儿:“敲你紧张的,我跟你开玩笑呢。”

????廖文斌低声问道:“你真打算睡我那里?”

????薛沫凑过去,轻声说道:“难道你要带我去开房?”

????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叶晨光和杜婉儿听到了。

????反常的是,杜婉儿相当冷静,丝毫看不出愤怒。

????暴风雨前的宁静,更可怕。

????杜婉儿在桌上放下一张红色软妹币,拉着叶晨光就走。

????“去哪?”

????“买衣服去。我要送他们一个惊喜。”

????杜婉儿说惊喜,那绝对是惊吓没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