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着自始至终都握着我的手的他,只能是感激,却不)t做些什么。

????扭头一看,想来殷深对萧沉理很有用,否则他也不会亲自带着属下追过去了。

????“很累吧,走吧,回去歇歇。”管沐云搂着我的肩头,带着我转身往林子外头走。

????回去了镇上,他不叫我回去,就在他客栈的房间里休息,帮我盖好被子,就要出去。

????我揪住他的衣襟,叫他坐下。

????他看看我,没说话就坐到了榻边。

????“关于阿萱……”他体贴我,不问不多说,可是我到底欠他一个交代。

????他也似晓得我想要说什么,静静地听着。

????我却在那几个字之后,不晓得该怎么接下去了。

????顿了半晌,想着有些事早晚也要说的,本来我就不想再瞒着他了,只是内情太过诡异,也不晓得该怎么说。

????于是,我踌躇着想了一会儿,琢磨用一个自然些的方式开头,“你……相信有的人,她的身体还是原来的,可是灵魂却不是从前的了这种事么?”这样说是我能想到最婉转的了,可是,我却怕他没有领会我解释出来的,这么一堆乱七八糟的话。

????“相信。”

????啊?我傻眼。觉得自己此刻无论从举止还是脑子一定都傻到家了!怎么会是这么简单地答案?纵然这是我最想要听到地。可是……好像不应该这么轻易吧?

????只是。他看着我地平和自在地样子告诉我。就是这么轻易。

????如今果真是跟几年前不同了。跟他说出真相这回事。对于我来讲居然有些艰难。

????我有些想咳。不自在地支起靠着床头地身体。原地挪动了一下。再靠回去。想了想。轻声再道:“我……其实。并不是真正地于展眉。”

????后头几个字。我说得飞快。仿佛是怕慢了会后悔。更或是怕慢了会说不出来。

????说完,却有些方始解脱,再又重新忐忑起来的意味。

????我打起精神抬起头来,等着他震惊,或者是害怕等等我能够想象出来的表情出现。

????可是,没有,他甚至连眼也不眨一下的,就点头答应着:“我知道。”

????吓!知道?知道什么?我有点儿不能领会,若不是此时的情状不对,他也不是个爱说笑的,我就会以为那是玩笑话。

????大概是瞧着我可怜兮兮的,他神色严整着,跟我补充道:“先生跟我提过。”

????静非先生?

????那就是说管沐云老早就知晓了,那他还对我这么好……他难道不觉得此事太过诡秘?太过不可思议?常人大多会觉得这种事很可怕吧?

????可,管沐云是常人么?

????“别想那么多,安心休息。”他帮我拢拢被子。

????“阿萱她……”

????“她才是当年于家村的展眉?”他接上我的话头。

????我点头,就知道他那么聪明的人,既然已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么在方才的情况下,大约也多少猜到了阿萱和我的关系,只是之前还不够确定而已。

????只见他顿了半刻,才又凝重开口道:“终归也是我欠了她的。”

????“她那样,我难辞其咎。”我接道。

????“若不是我,她又岂会……”

????接下来的话,他没说,只是用他沉凝专注的眸子盯着我,我亦是,似乎我和他两人都在想着同一件事,若没有当初他的那一场混账事,我和他,还会遇见么?

????许不过是陌路吧?

????陌……路……

????我被这两个悲凉的字给唬住了,仿佛冰冷的藤条缠上了身体,一点点地裹紧,一点点地密集,原来,跟他从此是陌路,对如今的我而言,是那么难受的一件事。

????忽然在冰冰凉凉中掺进了几点温暖,成片成片地扩散,绵密将我包裹,渐渐抵过了寒冷。

????是他的手,白皙仿若透明,骨节分明,却并不粗大夸张,只是修长有力而不失温柔地握着我的。

????“是我的错,跟你没有关系,记得,不是你的错。”他**着我的手,仿佛要把它揉进心底一般。

????我有些想哭,不知是为了阿萱悲惨短暂的一生,还是为了我和管沐云之间满溢着悲哀无奈的缘份。

????总之那日也不知是何时睡着的,反正我本不是我这件事,就这么轻易过去了,有时候,管沐云一副波澜不兴平和如常的样子,叫我不禁以为那日的对话不过是梦了一场。

????可是,他却晓得我惦记阿萱的事,在第二日跟我说,殷深解散了天惊宫,他身边的人也死的死走的走,不知为何,萧沉理没有抓到他,殷深之后选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山谷,将阿萱葬在了那里,他自己就在阿萱的墓地边儿上结庐陪着她。

????殷深过去做了不少的虐事,我才知道最近一回勃域的战争,之所以会令常胜的萧沉理败北,就是因为殷深跟凌海的人里应外合。

????如今他确然是武功尽失了,这个结局,或也是老天在罚他吧,可老天何其残忍,竟要因此搭上阿萱的命!

????“咱们回家吧!”

????之后管沐云就那么轻轻一句,我也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回应的,等到醒过神儿来,就已然跟着他在去南边儿的马车上了。

????他在厚德镇之时着无音来护我,也就是怕桑郁殷深对我不利,他凡事都为我着想,叫我不知该如何以对。

????“先陪我去梁州看看,好么?”等到他再这么一说,我就乖乖跟着他去了梁州夺云楼。

????梁州属大余内陆中心,本不过是个小城,可几十年前夺云楼的声势浩大,又向在大余贸易水运上占了重要位置,更将梁州逐渐引入了繁华的大城行列,梁州百姓半数为商,商者本就是四海筹谋,是以梁州贸易四通八达,梁州商者遍布四方。

????夺云楼,却不在城中,而是建在了城外。

????印象中,说起夺云楼,就会直觉想到是一座气势迫人的楼宇,事实上,楼还是楼,可是并不是一座,而是几十座!

????以当中一座黑色主楼为主,周围扩散出高低相仿,但风格各不相同的群楼来,雄浑大气的,精致典雅的,还有古拙神秘的,占地也不知有多少,总之是绵延不绝。(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