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铃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静雪似乎早就料到这电话是来自何方。她愤恨地指着那部乳白色多功能电话对韩正阳大声说:“让他滚。”

????看来一定是静雪那个无良的丈夫打来的,于是韩正阳连想都没想就拿起电话,只回了几个字:“静雪叫你滚”,然后就马上挂了。

????可刚刚挂上那部电话,它就又马上响起了。“这大半夜的,也真够烦人的。”韩正阳也暗自骂道。可这次他还没来得及去拿那部电话,静雪就疯了一样先跑了过去,一把就将那部电话扯断了线,再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于是电话铃声哑然而止。

????又过了不知多久,不敢再过度刺激静雪的韩正阳才慢慢试探地问她道:“你累了吧,要不就赶紧休息吧?”然后就自顾自地打了个哈欠。他听说打哈欠是能传染给旁边人的,希望借此来让静雪过分激动的心情能够放松下来,好赶快抓紧时间休息,不然这个女人一定会大病一场的。

????结果果然发现静雪那苍白的嘴唇微张了一下,看来是开始犯困了。但她突然又想起来了什么,扭过头来看着韩正阳愧疚地说:“真不好意思让你误了飞机,我会赔偿你损失的。”

????“嗨,你就别客气了,只要你能想开点,我回国才放心,否则我前脚走,你要是后脚有个三长两短,人家非怀疑是我把你怎么着了似的,那我身上就是张了八张嘴也说不清了,不是吗?”

????“哪能呀?你可真会开玩笑。”静雪疲惫紧张的身心进一步放松了下来。

????“那你手背上还疼么?我刚才发疯的时候让你笑话了吧?”静雪又不好意思地指指韩正阳刚才因为阻止她放火烧房而被咬的带着两排整齐牙印的红肿手背。

????“没事的,你不说我都忘了,不过没想到你可真凶猛啊?打疫苗了吧你?”韩前半句是认真的,后半句就又变成调侃了,嘴角似笑非笑的。

????静雪听着先是一愣,之后马上意识到他在调侃自己,就用手轻轻推了韩一下,假嗔道:“讨厌,真滑舌。可你也够坏的,刚才把人家一个女孩子给捆得动都动弹不了,想干嘛?”

????“哈哈,放心,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非礼你,总不能把你的牙也捆上吧,到时不还是要吃亏?”

????“你,你,你真是讨厌死了,没想到你这么会耍贫嘴。”静雪原本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之后抬起双眼久久地凝视着侧身而坐的韩正阳。

????“你真是个好人。”静雪轻声说。

????“谢谢你,你也是好人,好女人。”这是韩的心里话,有情有义、敢爱敢恨,眼里绝不揉半点沙子,这就是韩开始渐渐喜欢上静雪的地方,虽然她有点冲动,但好过很多为保奢华虚荣而忍气吞声还号称是为了孩子成长云云,为了等男人回心转意云云的女人。想想澳门赌王和台湾塑王的几房太太们的孤单和幽怨,想想香港李氏豪富与女影星的老迈风流,看看功夫明星、天皇巨星们的暗渡陈仓,就知道很多女人们除了有富贵逼人的豪华外表可以向人炫耀之外,其实更多的是一颗孤独和可怜的破碎之心。

????韩就这样呆呆沉思着没有再多开口。而旁边的静雪则左手托腮,右手抚摸着刚才被韩正阳用丝绳捆缚的地方,回味着韩为救她而近乎粗暴的举态,过来一会儿喃喃对韩正阳说道:“我感觉你吧,兼有正义感和潜在的暴力倾向,你知道你更适合从事什么职业吗?”

????“谁有暴力倾向啊?我那是为了救你,你才有暴力倾向呢,你刚才都要杀人放火了!”韩正阳对静雪的问题不感兴趣,而对她的偏见却很有意见,一点都不买账。

????“你别生气,我只是说你平时斯斯文文很面善的样子,可一旦遇到事情却能挺身而出,在厂里教训那个流氓,刚才又奋力救我,你在关键时刻能该出手就出手,以暴抑暴,我是说你简直就像个大侠行了吧?”静雪怕韩正阳真生自己气,赶紧连哄带解释。

????“这还差不多,别好心不得好报。”韩半真半假地余气渐平的样子。

????“可这又不是古代,我也没有旷世神功,到哪里去找侠客的职业呢?”韩正阳这才又想起静雪问的问题。

????“有哇”

????“什么?”

????“警察”

????“什么?”

????“警察,去做警察呀?”静雪瞪大眼睛望着韩正阳,仿佛是在告诉他一个天大的秘密。

????“我呸,亏你说的出来,让我去做‘条子’?你还不如让我去做保安、城管、二狗子呢?”韩正阳又开始忿忿不平了起来。

????韩正阳的亲朋好友里面虽然没有一个做警察的,可当年他和一帮京东的小混混们一起玩的时候就都对警察有一种天生的反感,管他们叫“狗子”,稍微好听一点叫“挎子”,因为警察老是骑着个挎斗三轮摩托在街上巡逻,后来看港台警匪片多了就学着里面的叫法称之为“条子”,总之不是恭敬之词,觉得那些警察在老百姓面前总是耀武扬威很是可恨,又总是收好处、铲“单子”,谁来头大就听谁的,没有什么原则。后来长大工作了,有次他和一位朋友路过东郊金盏乡时发现那里有一大片的简陋破旧,用碎旧砖头临时搭建的低矮平房,那个朋友就用手指着那片贫民窟对韩正阳不屑地说:“看见没?这就是朝阳分局那帮警察的老窝,老婆孩子都在这里,看他们平时在我们面前人五人六的,脱了那身狗皮回家过得连狗都不如!”这就是韩正阳对警察生活的全部了解,感觉他们没什么尊严和地位,连起码的生活保障都没有。而现在静雪竟然说他是做警察的材料,不是明摆着嘲笑讥讽他么?

????他于是没好气地对静雪说:“你可真会夸人,可我怎么听着你象是在骂我呀?我回国之后再怎么混也不至于沦落为警察吧?”

????“谁说当中国的警察了?我讲的是当这里的警察,人家的待遇和福利可滋润了,比很多MBA毕业当经理的人挣得都多。”静雪看韩正阳气得象蛤蟆一样感觉他憨得可爱,就又去劝慰他。

????“你就别开玩笑了,当警察怎么可能比当经理挣得多呢?再说要是真那么好谁会找一个外来移民干这美差呢?”韩正阳嘴里打着哈哈,心里根本不屑多想,“还是等我回国后找找朋友,看能不能给谁的公司帮个忙吧。”

????“你真一定要回国么?”静雪不甘心似的,对韩已经板上钉钉的事还要确认。

????“嗯―――”,韩正阳从鼻子里发出了漫长而肯定的答复。

????“唉!”静雪也轻轻叹了口气,可想了想又说:“明天上午就是中国那边大年三十的晚上了,你就是一早出发也赶不回北京过除夕了,不如在这里吃完年夜饭再走行吗?算你帮人帮到底,也给我一个报答你救命之恩的机会,好么?”静雪用试图的口气问韩正阳。

????韩看着静雪眉目之间又开始焕发了一些光彩,又怎么能忍心回绝呢?就欣然接受了。

????“没问题,不过今晚早点休息吧,看你都多久没休息了?”韩催促道。

????“遵命,韩大侠”,静雪暂时忘却了烦恼,学着《射雕》里黄蓉的语气回了句俏皮话。然后两人起身,向不同方向走去,但两人的目光还是恋恋不舍地纠结在一起。

????“晚安,谢谢你正阳”

????“晚安”